<kbd id='6d45we'></kbd><address id='6d45we'><style id='6d45we'></style></address><button id='6d45we'></button>

              <kbd id='6d45we'></kbd><address id='6d45we'><style id='6d45we'></style></address><button id='6d45we'></button>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不負年歲——寫在玻利維亞I63公路項目正式移交之際
                  來源:水電十一局 作者:魏雨 時間:2019-06-19 字體:[ ]

                  2014年10月24日到2019年5月7日。

                  四年七個月,近1700個日夜。

                  春夏秋冬輪轉了四遍,Sacta河水奔騰而過,洛神花花開又落,道路兩旁的甘蔗濃甜的汁液淌了滿手,曾經種下的幼苗如今已亭亭如蓋……

                  在南美,相隔十二個小時,晝夜時節與中國顛倒的玻利維亞,科恰班巴省與聖克魯斯省交界處,I63公路工程項目上,有一群水電人,在年華流轉的每一瞬,將青春化作了烈日下的堅持,將汗水銘刻在了熱土的每一寸。

                  我行過了山與水,看過陰晴圓缺,如今在這條公路的起點,看它在廣闊平原上一往如前,如龍行千裏,終于可說得一句:“未忘初心,不負年歲。”

                  2014年2月,張會鋒(時任職務)來到了玻利維亞。

                  那時候,I63公路項目還處在合同談判期。

                  “咱們是三月底簽的合同。合同簽完之後,由于業主方在路權等方面的問題,一直沒有發開工令,一直到十月份才下發了開工令,中間有整整半年咱們沒辦法幹活。”與此同時,I63公路項目的合同工期特別緊張,只有24個月,其中還包括兩個月的進場期。

                  “在項目談判期間,項目已經在國內進行相關的物資籌備了。直到咱們人員設備都到場了,業主還沒有下發開工令。耽誤的每一天對我們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但也正是咱們的人員設備都到場之後,當地媒體給了當地政府很大的壓力,才促使他們下發了開工令。”

                  然而這僅僅只是I63項目給水電人的一個下馬威——由于路權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開工令的下發並不意味著工程的正式開始。沒有路權,不能進行項目的主體施工,只能做一些零散的小活。面對這樣的情況,水電人沒有退縮,更沒有束手就擒。大家積極應對,尋找解決的方式。

                  “那時候我們堅持向業主進行索賠,給他們發索賠函,每個月發一封,月月不斷。”

                  堅持和努力不會被辜負。

                  連續七封索賠函,七個月的堅持和等待,業主單位終于坐不住了,向中國水電伸出了真正的橄榄枝。

                  “我們和業主單位坐下來,進行了和談。業主同意給我們進行工程延期,我們雙方和解了。”

                  而此時,已經是2015年2月8日,這正是那一年的大年三十。

                  2月18日,除夕,玻利維亞I63公路項目1標ICHILO段路基施工清表啓動,標志著該項目進入主體施工的實質性階段;

                  2月19日,大年初一,2標SACTA段施工清表啓動;

                  2月20日,再次傳來捷報,120T破碎站試電運行成功。

                  此時,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舉國歡慶、萬家團圓。而在玻利維亞,水電人給第一台進入工作面的挖掘機挂上了一串豔紅的鞭炮,在一陣響亮的噼啪聲中,終于辭舊迎新,項目真正走上了正軌。

                  經過近一年的博弈,我們終于拿到了一半的路權。但這也是值得慶祝的好消息,有了路權,就能全面開工,橋梁、隧洞、路面……施工的熱情,一夜鋪遍。

                  “後面一半的路權是在施工過程中慢慢給的。這確實也對施工造成了一定的障礙,但是幹工程哪有不難的呢,難的事情咱們趟過去就是了。”

                  工程建設是一本時間濃縮的戰鬥史,我們總是前行在“發現問題、尋求解決”的路上,每一步都艱難,卻有力量。

                  工期的問題解決了,新的問題卻又出現了。

                  當初爲了推動變更,張會鋒至今記憶猶新,只不過再提起那時,他已經不會再覺得艱難,反而有種由衷地欣慰:“雖然當時很難,但是最終解決了。”

                  短短一句話,文字簡短,故事卻久長。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樁基擴大頭取消的變更。招標圖紙關于樁基的設計是上邊樁基一米二,下邊樁基一米八,也就是在下邊有個變徑。咱們所有的橋梁都是跨河橋梁,有很大一部分樁基地點都位于河道裏邊,施工起來非常困難,而且就目前而言,沒有單一或成套的施工器械可以實現這種施工設計。如果要按照原設計施工的話,我們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經過測算,光這一項,咱們的虧損就可能上億。”

                  變更,勢在必行。

                  從合同簽訂初始,項目部便開始同業主就變更樁基設計進行談判。

                  “變更的過程持續了一年多,當時真的是特別艱難,大家那時候幾乎都認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我們還一直咬牙堅持。”

                  一直到2015年6月份,這件事終于塵埃落定。

                  “當時是陳剛副分局長推動這個變更,我和駱成生主要負責商談。”張會鋒回憶起來時,這場持久戰的每一個細節都仍舊曆曆在目:“我們最開始提出這個事情的時候,監理的招標還沒有完成,我們是直接和業主單位談的。那時候我們提出自己的想法,業主直接否決了,說不可能,他們的設計沒有問題。”

                  的確,這份設計在受力驗算上沒有問題,但是在施工過程中要實施太困難了。

                  “工程項目共13座橋,六千余米的樁基長度,如果按方案施工給我們帶來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我們想了很多辦法,先跟業主談,後來是和監理談,最後我們調研了玻利維亞所有可以進行橋梁施工的公司,發現沒有一家公司可以實施這樣的施工方案。我們將我們調研的結果和與這些公司洽談的記錄都報給了業主方。”

                  “在玻利維亞境內之前這樣的設計方案可行,是因爲他們是用在房建項目上,樁基數量少,而且都位于土質層裏,有一種德國的機器可以實現這樣的設計,但是咱們樁基距離長,且是在河道裏,因而無法完成。”

                  張會鋒已經記不清他和駱成生在變更期間,到底有多少次往返于拉巴斯和項目所在地聖克魯斯之間,他只記得最長的一次,他們二人在拉巴斯的談判持續了45天,在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和業主、監理、設計公司來回地談判、拉鋸。

                  星光不負趕路人。

                  最終,業主和監理接受了中國水電提出的變更方案,並且由于樁基擴大頭的取消,樁基深度要加深,業主方爲此追加了投資。

                  變更的腳步並沒有就此停滯。

                  玻利維亞分爲旱雨兩季,I63項目地處亞熱帶區域,工程沿線年降雨量達到3000毫米,年降雨天數多。路基原設計是淤泥開挖換填,需要將水抽掉,淤泥挖出,再進行路基換填。

                  “這樣對咱們來說,工程量太大了,施工難度也很大。恰好咱們的施工清單上有一項大石回填。I63項目的一大特點就是沿線有非常多的河灘料,料源非常豐富。我們當時提出按照一種新的方式施工——抛石擠淤。在清表之後,咱們直接用粒徑稍大的河灘料進行回填,就相當于直接大石回填。”

                  然而這種在國內常用的施工方式,對于玻利維亞人來說,卻是嶄新且不可預知的,要推翻他們原有的認知去實現變更,難度可想而知。

                  項目團隊將中國的施工規範翻譯成西班牙語向業主、監理展示,他們不接受,堅持要按照玻利維亞現行的規範進行施工,如果玻利維亞規範沒有的,需要參照美國標准。然而玻利維亞的施工規範還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制定的,遠遠落後于現在的施工情況。

                  後來,事態僵持不下,中國水電主動提出先按照抛石擠淤的方式做試驗段,完成之後如果達不到規範要求,業主單位不需要爲此支付。

                  “事實證明,我們的方法是可行的。直接大石回填碾壓後的路基,測出來的沈降完全沒有問題。”說到這裏,張會鋒的笑容舒展開來:“看到這樣的結果,業主和監理都接受了我們的方案。而這是水電人傾注的無數心血,是他們一步一個腳印,執著前行的回報。

                  變更,對于一個項目來說,一直都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I63項目瀝青路面的原設計是兩層,下面層是5公分厚的普通機制瀝青,上面層是4公分厚的SMA料。”

                  這看似無誤的設計方案,卻讓項目犯了難。

                  “經過市場調查,我們發現SMA配合比中所需的木質纖維等材料,玻利維亞本國不生産,需要從周邊國家巴西、秘魯等進口,周期長,價格昂貴。而且其中所需的粉料在當地的産量有限,不能滿足項目需求。通過成本分析,項目發現每一方SBS改性瀝青混凝土的成本要比SMA節省50美元,同時以時任總工魏偉爲首的技術團隊通過試驗分析,得出了改性瀝青+連續級配骨料(SBS)的方案在混凝土性能和使用功能上完全可以替代SMA的結論。”

                  有了技術和成本兩方面的堅實證據,彭朝晖更多了幾分底氣,他下定決心要想方設法推動該項變更,由此他又一次走上了與業主、監理博弈的變更路。

                  這條路注定是不平坦的。

                  最初,項目從原材料的市場供應和該國沒有SMA改性瀝青混凝土的施工經驗等方面入手推動變更,但業主和監理始終都沒有批准,反而認爲這是作爲承包商的中國水電是在爲節省成本尋找借口。

                  “發現這樣行不通後,我們就不能一條道走到黑。”

                  再多的艱難險阻也嚇不倒意志堅定的水電人,接二連三的打擊也不能使我們灰心,項目部繼續尋求著解決辦法。

                  吳偉至今還記得那些日以繼夜,絕不放棄的日子:“後來我們對瀝青骨料的化學成分進行分析,發現其中一項指標能滿足SBS指標要求,但是不能滿足SMA的指標,我們認爲會因此存在質量隱患,隨後發函給業主和監理,指出當地石料的化學成分問題,如果堅持做SMA,將來出現質量問題,中國水電將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柳暗花明又一村,問題的解決方案峰回路轉,業主和監理最終同意了該項變更。

                  負責成本管控工作的張會鋒更是感慨頗多:“通過這項變更,每一方瀝青混凝土我們可以節省成本約五十美元,I63項目整整有四萬方瀝青混凝土,這樣一來,我們就節省了兩百萬美元!”

                  這項變更的意義還不僅僅止于此。

                  公司在玻利維亞承建的另外兩個項目——MY69公路項目和艾爾西亞公路項目與I63項目毗鄰,都是玻利維亞國家幹線4號公路的重要組成部分,該項變更在I63項目上的順利實施,對後兩個項目推動SMA改性瀝青混凝土變更的工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持和有迹可循的先例。

                  彭朝晖作爲工程項目的掌舵者,不僅關注著項目的生産和經營情況,更是緊盯著業主單位的預算目標,了解業主最終可以爲項目提供多少資金,通過工程量的優化調整和實施變更,想方設法的將業主的預算目標全部轉化爲項目的結算。

                  I63公路項目在施工初期時,業主單位對初到玻利維亞的中國水電並不信任,對于各項變更的處理也非常謹慎,經常以資金不足、預算超標等原因,拒絕中國水電提出的變更想法。

                  吳偉仍舊能清楚回憶起當時的狀況:“工程量清單中有幾百個子項,彭書記帶著我們,根據變更後的設計圖紙,對每一個子項都進行了工程量和費用的准確計算。”

                  “通過彙總,我們發現按照原有的施工方案進行的話,業主的投資會有結余。”爲了實現利益最大化,項目團隊就整個項目成本的分析報告向業主和監理做了詳細的說明。

                  “我們結合項目的實際情況,和彭書記一起對合同工程量進行了優化,增加了河道開挖、波形護欄等單價較好的項目,減少和取消了一些單價不好的項目。”說起這樣的變更,張會鋒眼角眉梢都帶上了欣慰的笑意。

                  這樣圓滿的最終結果即使時隔近兩年,仍然讓吳偉有些激動:“最終結算工程款達到了合同額的114.9%,項目實現扭虧爲盈。”

                  辦公室裏,同業主和監理的談判正酣,施工一線也是熱火朝天。

                  I63公路項目的所有路面的瀝青鋪設,幾乎都是段江偉一人帶著勞務完成的。

                  2018年9月,I63項目I標進入施工高潮。

                  劉建偉回憶道:“那時段江偉在現場連軸轉,白天黑夜地幹活兒,他一個人足足撐了近一周。”

                  9月,正是地處南半球的玻利維亞最爲炎熱的時節,I63公路項目更是常有接近40攝氏度的高溫。

                  即便是在夜晚,裸露的地面上仍舊留有白日熾熱的余韻。夜色四合,路邊的叢林裏有尚未睡去的昆蟲聲嘶力竭,施工現場忙碌如常。

                  攤鋪機上的大燈照到的地方亮如白晝,而在大型器械投下陰影的路邊,段江偉坐在地上,困倦到了極致,合眼小憩——他已經好幾天未曾好好兒休息過了。

                  在這個路段,不僅是他,項目經理、總工、現場生産經理來來往往,留下了項目從上到下所有人的牽挂和努力。

                  一線職工的艱辛,劉建偉都看在眼裏:“項目上說過中午飯做好點兒,送過去讓現場的師傅們吃飽,但其實大家根本吃不下去。”

                  施工一線常年高溫,送過去的飯菜,除了能解暑的綠豆湯,幾乎往往是原封不動地送了回來。

                  而說起這些,現場的師傅們卻從來沒有過抱怨。

                  王建黨是公司海外項目能夠獨自操作架橋機的員工之一。

                  “因爲I63公路項目有十幾座橋,所以咱們購買了一座架橋機。從前咱們沒有使用過這個設備,當時就安排我去學。跟著廠家的人架了兩跨橋,他們走了,我就自己琢磨著幹。”

                  這是個高危的工作,I63項目購置的這台架橋機總長度90米,自重170噸,可以架設單跨47米的橋梁。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人類顯得太渺小也太脆弱了。

                  面對這樣近乎艱巨的任務,王建黨沒有怨言。他說:“工作總是要人幹的,再危險的活兒都是人幹成的。”

                  架橋機從組裝、調試、過孔,到橋梁吊裝,都是王建黨一手包辦。

                  I63項目單榀預制梁最大長度46.6米,重量近120噸。

                  這樣沈重的梁,王建黨不知架了多少榀,他只是日複一日在烈日下,在高空中,用自己的意志和雙手,撐起了這些橋梁的脊梁。

                  這是一份非常操心的工作,架橋機一共四層,從上到下都是活動的部件,要用這些組裝的部件將單榀重超一百噸的預制梁穩穩當當地放到橋柱上,每一榀都是一次挑戰,容不得半點馬虎。

                  烈日下,王建黨的精神總是緊繃的:“架橋機一旦出現事故就是無法挽回的,所以精神一點也不敢麻痹。我只要在架橋機上,任何人的電話我都不會接。”

                  然而艱難的不僅僅是橋梁的吊裝,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預制梁的運輸,竟然會成爲橋梁施工的攔路虎。

                  從預制梁場到橋梁所在地,最遠是28公裏。

                  這個看似不算巨大的數字,花費了許多人不計其數的心血。平均下來,單片梁走完這28公裏再安裝完,需要花費的時間是一天半。

                  “由于當時新路還沒有貫通,運梁路線有三分之二處在老路上,道路不能封閉,並且梁的設計尺寸不協調,我們提前設想好了各種可能會發生的問題,准備了許多應急的方案,在方方面面的准備工作完成以後,我們才開展運梁工作。運梁期間所有的人員都要配齊,運輸期間一直有醫護人員隨行,同時和當地政府合作,由警察幫助維持秩序,並且只要要運梁,就會在當地媒體上進行通知。”

                  擔憂運梁期間可能發生的問題,劉建偉和吳偉在每一片梁運輸時,都會全程跟進。

                  在漫長的運輸過程中,他們像是在風浪中前行的小船,全神貫注,不敢有絲毫馬虎。

                  “當時吃飯就是走哪兒吃哪兒,就在路邊,還得是飯送過來了,正好有地兒停車才行,不然就得一直向前開,經常下午三四點才吃午飯。”

                  運梁的過程持續了近半年。

                  12月底,王建黨的母親在國內進行手術,而此時,尚有十幾榀梁沒有運完、吊裝,若他就此走了,這份工作無人能接續,有可能會影響整個工程的施工進度。

                  王建黨沒有離開,他將心中的牽挂和思念默默埋藏了起來,堅守在現場,直到將橋梁全部架完。

                  這樣的付出是值得的,I63項目大大小小數十座橋梁,沒有出現過任何事故。

                  每次橋梁架好,王建黨都是第一個從橋面走過的人。

                  堅實的每一步,不僅是項目的推進,也是他的人生。

                  不僅僅是段江偉、王建黨這樣的一線職工,項目經理彭朝晖,項目部的班子們,沒有誰能夠放下對現場的牽挂。

                  彭朝晖曾經前後換過三任司機。

                  並不是他爲人架子大,難以相處,只是因爲,做他的司機,太累了。他的車在現場就不停地跑,到最後他的司機就“罷工”了。

                  這是一個從來不會僅僅只坐在辦公室裏指點天下的項目經理。

                  “司機都覺得給他開車太累了,”劉建偉至今回憶起來還忍俊不禁:“他就沒有個坐在辦公室等著的時候。我是現場經理,按理說現場的事情我應該比他清楚。但實際上是反過來了,現場大大小小、犄角旮旯的事情他都比我更清楚,有時候都能把我問懵。”

                  “他是個腿勤的人。項目兩個標段,我想著他上午去I標,下午去II標,一天也夠多了,但是其實不是這樣的。你可能剛看見他從I標走了,過了一會兒他又轉回來了。”

                  作爲現場經理,劉建偉沒有想到的是,相比于現場施工,更讓人頭疼的竟然是同當地人打交道。

                  “項目I標橫穿了一個大的城市和四個城鎮,你根本都搞不清楚當地到底有多少工會,再加上數不清的自然村,這對施工的影響是巨大的。”劉建偉說起來都覺得頭疼:“民間組織根本不會跟你講道理,他們只謀求自己的利益。一直到已經交完工的現在,我還在和他們周旋。”

                  在這裏工作的時間,劉建偉有一半的時間都花在了與當地人開會、協商之上。

                  “當地工會的勢力有時候甚至超過了政府。我們向政府尋求幫助的話,他們有時候甚至不敢過來主持協商。雖然這些事情都過去了,但這個過程回想起來是很苦惱的,我不能夠把我所有的精力放在施工現場上,但是沒有其他好的辦法。我必須想辦法去解決這些事情,去維穩,保證我們的工程能順利進展。”

                  變更頻頻報捷,技術優化接連不斷的背後,是I63公路項目的技術大拿——魏偉、駱成生、吳偉——日以繼夜的付出。

                  吳偉在I63公路項目的宣傳片裏,曾寫過這樣的解說詞:

                  “橋梁工程結構平順,線型順暢;

                  涵洞混凝土光潔平整,色澤均勻;

                  瀝青路面平整美觀,行車舒適;

                  防撞護欄整齊劃一,標准牢固;

                  路緣石安裝整齊美觀;

                  路面劃線、標志標牌規範清晰。”

                  沒有華麗的詞藻,卻已經是優美的詩行。

                  無需言語,項目的圓滿完成已經是水電人最爲忠誠也最爲熱忱的熱愛與奉獻。

                  I63公路項目這一路走來,艱難困苦遍曆,卻也從來不乏溫情。

                  被問到母親手術一事時,王建黨的表情柔軟下來。

                  “海外工作離不開家裏的支持,我愛人也是十一局的職工,都能理解的。只要家庭裏邊沒有後顧之憂,就不會動搖的。”

                  家人是遠在萬裏的牽挂,卻也是無數困苦時候最爲堅實有力的後盾。

                  “在這裏工作這麽久,能想起的事情有好多。很深刻的是,我那時候第一次來玻利維亞,見到了我的工區主任,馬增剛。我跟著他幹活兒,我一到那兒,他跟我說,這裏有個車待會兒要出去,你跟著去街上,買個帽子,這裏特別熱。”陶雲徳至今回憶起來時還帶著感動:“他比我們年紀大,是十一局的老師傅了,後來我們都叫他馬哥。”

                  做工程的人也許沒有華麗的詞藻,也不會天花亂墜地去表白,可就是這樣一個感激的笑,一句重複的“挺好挺好”,已經是最真心實意的褒獎。

                  劉清華曾做過I63公路項目的財務,隨著工程的結束,他如今也去了新的項目,但他會時常懷念當時。

                  “那時候大家的關系都非常親近,彼此之間真的像一個大家庭。項目慢慢進展到後期,曾經一起共事的人漸漸離開,去了別的項目或是別的國家,住宿的房子拆了一排又一排,那時候會覺得傷感。”

                  “但是路一天天建起來,看見咱們自己修的路嶄新而平整,一路通暢,會覺得有種無與倫比的自豪感,會覺得自己也曾爲這個項目出過一份力。”

                  項目苦嗎?

                  的確是苦。

                  可是在這種苦澀中流露出的對彼此的關懷,在重要節點順利完成以後,大家聚在一起歡慶的時候,卻釀出了獨有而深刻的甜,甚至會讓人在以後無數的日子裏,不斷地去不舍和懷念。

                  “鋪瀝青的時候,領導班子、現場所有的人都去了。辦公室裏也是幹得熱火朝天,當初合同部做賬單,所有人,就連廚房也都一起來幫忙了。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回想起來好像回到了高考的那段時間,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日子雖然忙碌,卻很充實。”

                  用一種精益求精的心態去做一個項目,像是去雕琢一份藝術品,也像是養育一個孩子。

                  在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付出之後,I63項目終于迎來了收獲的季節。

                  2018年8月30日,I63公路項目II標最終移交。

                  2019年5月7日,玻利维亚公路局代表Eduardo Antezana,在I63项目I标终点Mamorecito大桥桥头,宣布玻利维亚公路局正式接收该标段,这意味着I63公路项目正式移交。这不仅是水电十一局玻利维亚施工局在玻第一个成功移交项目,更是中资企业在玻首个完全移交的公路项目。同时,带动了我国约两亿元的物资设备出口。

                  工程的順利移交通車,促進了沿線城鎮的發展,帶動了經濟的增長。項目施工期間爲當地提供了1000余個就業崗位。爲當地學校捐款捐物,幫助當地居民修築道路,履行了央企的社會責任,架起了兩國人民友誼的橋梁。

                  玻利維亞總統等政府官員及中國駐玻大使先後視察工程,給予了很高的贊譽。工程的良好履約,樹立了中國水電品牌,爲中國水電立足南美洲市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爲中國公司在南美洲基礎設施建設樹立了榜樣。近年來,中國水電在玻利維亞公路市場新增合同額達到近17億美元。

                  這是中資企業在玻利維亞邁出的一大步,更是切實推進“一帶一路”戰略的一大步。

                  在這片尚未被國人熟知的大陸上,水電人正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不斷書寫著屬于我們的曆史和奇迹。

                   

                   

                    

                   

                   


                  【打印】【關閉】

                  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热门关键词: 彩1彩票登入 彩1彩票网 彩1彩票主页 彩1彩票开户 彩1彩票注册登录 彩1彩票app 彩1彩票网站 彩1彩票登录 彩1彩票网址 彩1彩票官方版 彩1彩票手机版 彩1彩票平台 彩1彩票官网 彩1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