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6d45we'></kbd><address id='6d45we'><style id='6d45we'></style></address><button id='6d45we'></button>

              <kbd id='6d45we'></kbd><address id='6d45we'><style id='6d45we'></style></address><button id='6d45we'></button>

                  集團網站首頁
                  ??? 資訊中心??? 專題專欄
                  廉潔文化
                  接地氣
                  來源:水電十四局 作者:畢谷穎 時間:2019-01-04 字體:[ ]

                  “爸,我過一陣回,這幾天忙……”

                  “不行,今天再晚你必須回來!”父親的口氣堅決的不容抗拒。

                  他接到父親的電話,叫他務必趕回。

                  什麽事這麽急?要知道後天他就要走馬上任山陽鎮鎮長了。雖然一個山陽鎮鎮長算不得什麽大官,可好孬也是個當家做主人啊!你看如今周遭的谄谀媚笑,鎮長長、鎮長短,就差屁股後面長出尾巴了。想到那些人,他的鼻子忍不住抽冷氣。不過話說回來,被人捧著的滋味確實不錯,有種做“人物”的錯覺,似乎隨著官職的提升,自己也成了“圈兒內人”。

                  回到鄉下已是黃昏時分。鄉下變化很大,以前都是村裏房屋都是粉牆黛瓦的平房,是自家人一磚一瓦搭建的,如今大都變成了氣派的小樓,越來越高,越來越豪華,只有自家裏還是原來的小屋,由于原來家裏窮,買不起磚,只能用泥巴砌牆,用牛糞進行加固,茅草屋頂,屋梁都是自家砍的樹做的。一進院子,屋前的老榆樹似乎也蒼老了不少,它伸展著的枝丫在風中頻頻晃動。老榆樹底下一塊三尺來長的青石板泛著青幽幽的光。那塊青石板一直承包了一家子的洗衣任務,也因此在母親的不斷搓洗摩擦下變得越來越光滑細膩。

                  每當盛夏的夜晚,他經常躺在青石板上一邊納涼看星星,一邊手搖蒲扇驅蚊,母親經常給他送上剛熬好的酸梅湯。

                  他很聰明也很用功,一路奮發,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大學,而母親的腰卻越來越佝偻,做木匠的父親由于常年勞累,靜脈曲張也越來越嚴重,而他在讀書時爲了家裏的生計和學費、生活費而奔忙于學校和各種兼職的心酸,讓他在心裏立下誓言,一定要有出息,讓父母過上好日子,讓自己出人頭地。

                  大學畢業後,他在城裏站穩了腳跟,因爲踏實肯幹,策劃能力強,很快就脫穎而出,成爲領導的得力幹將。

                  再後來,他在城裏買了房,娶了妻。他勸說年邁的父母也去城裏,好讓他隨時照顧。話剛一出口,就遭到了父親的反對。父親說家裏地怎麽辦,這是我們的祖業,我也習慣了村裏的生活,這是把你養大的地方,你小子要是還有良心,就別忘了常回來看看。”他拗不過父親,只能有空閑時回去,沒空閑時打個電話問候一下。

                  一次帶妻兒回鄉下,三歲的兒子廉廉好奇地問爺爺:“人家都是樓房,爲什麽爺爺家沒有樓房。”父親笑著抱起孫子,說:“平房住著踏實,接地氣。”廉廉忽閃著眼睛問:“爺爺,啥叫接地氣?”父親再次笑了:“以後等你長大就懂啦!”

                  其實他曾不止一次提起讓父親拆了老房子建小樓,父親眼一瞪:“錢多燒手?這房子挺好。”

                  想起父親,他只有苦笑的份。

                  “兒啊,你回來啦!”母親瘦小的身影急急地向他走來,“你爸在屋裏等你呢!”

                  “媽,到底什麽事這麽著急?”

                  父親端端正正坐在堂屋裏吧嗒吧嗒抽旱煙,看見他,啪啪在腳底下磕著煙灰說:“回來了?”

                  “嗯,爸啥事那麽急?”

                  父親沒說話而是指了指垂著門簾的廂房,那間房以前是他的臥室。

                  他滿腹狐疑地撩開門簾,只見房裏放著一只長五尺,寬三尺的木桶。這不是自己曾經用過很多年的澡盆嗎,父親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爸,有什麽事,您就直說吧。”

                  “洗澡。”

                  “洗澡?您那麽著急讓我趕回來就是爲了讓我洗澡?”他有點哭笑不得了。

                  “怎麽?讓你洗澡錯了?鍋裏你媽已經把水燒好了,自己弄去。”

                  “爸,淋浴房浴缸我家裏都有,我天天都洗澡的,身上不髒。要是沒別的事情,我就回了,事情挺多,過了這陣我專程回來看您。”

                  說完他轉身往外走。雖然耐著性子,語氣免不了有些怨氣,要是平常也就算了,這幾天他很多事情需要處理,爲了回來他還推掉了接見重要領導的飯局。

                  “你給我站住!”父親一聲大喝,站了起來。“今天這澡你非洗不可!”說著父親一瘸一拐地走到鍋邊,把水舀進了邊上的桶裏。

                  “爸,我自己來。”

                  他知道父親的倔脾氣又上來了,只能先順著他。

                  水溫剛好,袅袅熱氣伴著木質的特有的香味蒸騰進他每一個毛孔。舒坦啊!他閉著眼睛沈醉了。一路的疲憊,多日來灌滿腦子的阿谀奉承也被驅逐得無影無蹤。

                  “舒服嗎?”

                  外面傳來父親的問話。

                  “舒服。”

                  “和你家裏的高級貨比呢?”

                  “這個……似乎更舒服。”

                  “你用的這個洗澡盆是我當年用杉樹木制成的,杉樹是好樹呀!紮根深,旁枝少,筆直向上。再來說說你泡澡的水,這水是我們院子裏古井的水,那年大旱,所有井都幹涸了,只有我們家的這口井每天都會冒出清清的水來,硬是讓全村人挨過了那個旱季。村人都說是因爲老井接著地氣,所以井水非但常年不幹,還清澈甘甜……”

                  “爸,我明白了。”

                  洗過澡的他精神飽滿地站在父親的面前,看到兒子清澈的眼神,父親欣慰地點了點頭。

                  此後,他的官越做越大,但是不管多忙他還是會抽空回鄉下泡澡。直到退休,記者采訪他的時候問:“是什麽力量讓您一直保持廉潔執政,政績優異,並且口碑一直那麽好,還一點雜音都沒有?”

                  他答道:“接地氣。”

                  “接地氣?”記者一頭霧水,他卻笑了,笑得坦蕩從容。 



                  【打印】【關閉】

                  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热门关键词: 彩1彩票登入 彩1彩票网 彩1彩票主页 彩1彩票开户 彩1彩票注册登录 彩1彩票app 彩1彩票网站 彩1彩票登录 彩1彩票网址 彩1彩票官方版 彩1彩票手机版 彩1彩票平台 彩1彩票官网 彩1彩票注册